Dango團子

What About Now

=WARPATH=:

*文/Moky


*CP=米英


*240本稿子放出,短甜


 


当阿尔弗雷德宣布例行会议结束的时候,纽约正午多日不见的阳光正从顶楼会议厅巨大的落地玻璃中洒进来。


年轻的国家伸展了一下四肢,懒洋洋地靠在会议桌主位的真皮椅后背上。周围的国家们三三两两地走出大厅,阿尔弗雷德假装不在意般快速瞟了一眼左手边的英国人,对方微微低垂着头,正用骨节分明的双手拢着一沓资料在桌面上轻轻靠齐。


随着最后一个国家的离开,偌大的会议厅只剩下了美国和英国。阿尔弗雷德轻咳了一声,站起身走向大门,干脆利落地按下了门锁。


 


当他们的嘴唇紧紧贴合在一起的时候,亚瑟不自觉地抬手圈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他们巴不得让身上的每一块肌肤都能和对方紧密贴合,阿尔弗雷德温暖厚实的手掌覆在亚瑟的腰上,蓝眼睛的美国人轻轻咬了咬英国人的下唇,将彼此稍微拉开一点距离。


亚瑟奇怪地望向美国人无声地询问,一边努力地调整自己应该刚才激烈的亲吻而变得急促的呼吸。


阿尔弗雷德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下对方被唾液染的无比湿润的嘴唇,眯着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今天我有别的计划,亚瑟。”


还没等英国人做出反应,超大国就先一步将自己压进了怀里,金色的脑袋软乎乎地蹭进了颈窝。


“我们去约会吧,亚瑟。”阿尔弗雷德这样说道。


 


当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并肩走在中央公园里的小道上时,英国人还没有完全从震惊的情绪中平静下来。今天纽约的天气不错,公园里到处都是散步的普通市民。亚瑟的视线在周围驶过的复古马车上停留了一下,随即便被走得快自己几步的美国人一把揽了过去。“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阿尔弗雷德笑着比划了一下,“随便哪里都好,纽约不会让你失望的。”


亚瑟哭笑不得的用手肘顶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结实的胸肌:“‘英雄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喏,你说的。”


他们还穿着开会时的正式,这使他们在人群中显得有些奇怪。阿尔弗雷德耐不住热,脱下了西装外套用单手拎着甩在肩上,衬衫勾勒出强壮的躯体,加上耀眼的金发和英俊的五官,称得上是移动的荷尔蒙。亚瑟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和阿尔弗雷德一起无所事事地在纽约的公园里、就像世界上其他最普通的情侣一样慢慢悠悠地散步聊天——因为他们现实的身份,这种几率几乎无限接近于零。


阿尔弗雷德让亚瑟在长椅上坐下,自己跑到公园路边的流动冰柜上买了两只甜筒。夏天还没完全过去,甜筒融化的很快,当阿尔弗雷德把白色的那支递给亚瑟时,英国人下意识低头就着阿尔弗雷德的手舔了一口,还没等他咽下那口冰激凌,下巴就被强行抬起,紧接着便是一个火热的舌吻。阿尔弗雷德粗糙的舌苔刷过亚瑟的每一寸口腔,让这个吻变成了两人份的奶油味,甜的要命。


下午阿尔弗雷德陪亚瑟去百老汇看了他错过很多次的歌剧表演,然后沿着第五大道走下来,买了热狗和两罐美式冰咖啡。他们极有默契的回避了一切工作上的问题,阿尔弗雷德断断续续地和亚瑟说起上司间的趣闻或是哪天在某个州意外尝到的美食,亚瑟偶尔回嘴两句,更多时候只是忍不住地大笑。两人垂在身侧的手背在行走中若有若无地摩擦,然后在某个巷尾的拐角,阿尔弗雷德终于按捺不住,主动握住了那只永远带点凉意的手掌。


他们走过纽约大大小小的博物馆,看着橱窗里那些他们共同经历过的过去,流浪歌手在桥洞下弹唱一支八十年代的情歌,然后去桑树街最好的咖啡厅里享受了一份下午茶,直到夜色染上天际,整个曼哈顿和东河河岸都闪耀着迷人璀璨灯光。这是一个永远充满活力,永远不知疲倦的城市,亚瑟想,就像阿尔弗雷德本身一样。


 


“嗯,所以,你要走了。”


“是啊,”亚瑟·柯克兰腾出没有拉着行李的另一只手看了看腕上的表,抬头揶揄地冲阿尔弗雷德轻笑,“很高兴今晚你家的班机没有晚点。”


“过了今天,我们又要扮演几个月普通合作伙伴的角色了。”美国人不无遗憾地耸了耸肩,然后张开双臂,蓝眼睛直直地看着对面的男人。亚瑟叹了一口气,慢慢走上前去给了对方一个拥抱。阿尔弗雷德把大半张脸埋进对方衬衫的领口里,深深呼吸着亚瑟·柯克兰身上难以言喻的香味:“其实我更想要一个吻,不过我知道你会拒绝的。”


“拜托,阿尔……”亚瑟无奈地哼笑了一声,“你不能总把什么事都弄得这么高调。我们都知道,我很忙,你也是。”


“只要你不抱怨,我的确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亚瑟·柯克兰在和我谈恋爱,不接受反对意见。”阿尔弗雷德说,“那么,今天怎么样?”


“不怎么样,”亚瑟假装不在意地说道,暖暖的鼻息打在阿尔弗雷德的后颈上,然后美国人听到对方带了笑意的声音,“有人告诉过你你就像个随便做了点什么都想要别人夸奖的幼稚鬼吗?”


阿尔弗雷德放开亚瑟,双手搭着他的肩膀:“我太伤心了,亚瑟——现在‘幼稚鬼’坚持要一个亲吻作为补偿了。”


然后亚瑟·柯克兰伸手抓住了他的领带,一个吻就这么毫不犹豫地覆上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唇。美国人知道他的恋人总是在某些地方特别大胆,他爱死了无论哪个亚瑟·柯克兰,而现在的这个让他根本找不到理由放手。


这样就很好,阿尔弗雷德想,然后用双手搂紧了亚瑟的腰。


他们用了几百年走到了一起,而往后还有无数个不老的百年。漫长的时光终究会沉淀这份爱情,他们会一起走下去——直到世界的尽头。


END